小鰻魚www

已出排球坑,請自行取關謝謝

【兔赤】你教會我愛的意義07

第六章→✩

※黑研出沒注意

從那天之後木兔和赤葦幾乎沒有再說過話,見到面也只是點頭致意,不再和以前一樣溫暖寒暄。

雖然心中煩惱不少,但赤葦為了不影響教學所以花了更多時間在備課和準備教材上。有時他在辦公室打講義,打著打著就睡著了,醒來後常常發現自己身上披了一件不屬於自己的外套,熟悉的味道像是一道提醒般,讓他無法忽視他正在逃避的問題。

赤葦每次都等木兔有課時才把外套掛回他的位子上,他有點討厭這樣的自己,明明很想見到對方,卻為了避免尷尬而從不這麼做。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下定決心啊...』赤葦在心裡想著,要是自己知道就好了。

木兔的心情和赤葦差不多,只是他努力想把自己心中的不適隱藏起來,讓他看起來和平常一樣,是個陽光且充滿活力的體育老師,然而他的落魄大概只有黑尾和孤爪知道了。

木兔變得常一個人喝酒,黑尾他們都是在接到他的電話後才在居酒屋找到他,木兔每次喝著喝著就會想起赤葦,他開始哭泣,唸著「赤葦你為甚麼要一直躲我...」,和平常完全不同的木兔讓黑尾他們不知所措,只能在一旁輕輕拍著他的背脊,試圖讓他冷靜下來,不再難過。

一天喝醉了的木兔被黑尾送回家後拿出手機,找到赤葦的號碼後撥了出去,也不管對面的人是否接了起來就開始說話。

一開始只是一般的問候,像是赤葦你最近過得好嗎、教學應該沒什麼問題吧、我好想念跟你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到後來他的感情像洪水般勢不可擋,一直到最後說出的赤葦我好喜歡你,真的好喜歡你,你不要躲我好不好...。他不停重複著喜歡,喜歡你,我好想你這幾個詞彙,最後他泣不成聲,只有抽噎的音節在室內迴響,一種孤獨感圍困著他。

「木兔老師,睡著了嗎?」良久,話筒的另一端才傳出了聲音,木兔那邊沒了聲響,只剩下他呼吸時發出的呼氣聲。

「對不起。」是木兔在睡夢中依稀聽見的,赤葦京治帶著哭腔的道歉。

「赤葦!」許久沒出現的場景再次在國文科辦公室發生,赤葦驚訝的走到門口,看見木兔不好意思的笑著對他說:

「昨天晚上抱歉了,我喝多了,別放在心上。」

「...嗯,沒事。」

雖然木兔要他別放在心上,但昨晚電話中的告白像他心中的一塊像皮糖,死死的黏住他的思緒,揮之不去。

「...老師,赤葦老師?」三班的體育股長在走廊上叫住了他,赤葦趕緊回過神:

「嗯?啊,抱歉剛剛走神了。」

「沒事沒事~」她揚起一抹笑容,跟在赤葦身邊。

「發生什麼事了嗎?」赤葦想起她還沒表明把自己叫住的目的。

「嗯...雖然這麼問很不好意思,但老師你跟木兔老師是不是吵架了?」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幾秒後才回答出來,

「...也不能算吵架吧。」

「這樣啊。之前感覺像有兩個班導師呢,」她笑了笑:「你們總是走在一起啊,現在這樣好不習慣啊。希望老師可以早點解開心結,和木兔老師和好呢。」

赤葦想她一定是發現了什麼端倪才會來和自己說這些話,他感謝她的鼓勵,說:「謝謝你。」

當晚赤葦想了很久,關於自己和木兔的關係。

他想自己是喜歡木兔的,發呆的時候會想著他在做什麼,午餐時間會想著他有沒有好好吃飯,會在手機響起時期待是不是他打來的電話,準備睡覺時會想著他睡了沒...。

孤爪也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木兔最近都一個人喝酒的事情,如果已經確定心意了就別再讓他等太久了。

「木兔很喜歡你,決定了就不要辜負他。」這是孤爪掛電話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木兔老師,要一起吃飯嗎?」隔天中午赤葦走到體育組的木兔的位子旁詢問他,木兔同時帶著驚訝開心及緊張的眼神讓赤葦覺得好笑,一分鐘後他才從驚訝中回過神,說「好。」

他們坐在天台上吃著午餐,赤葦發現木兔除了平常的麵包還多了兩小盒配菜。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一樣,木兔開口:

「我媽來我這邊住幾天,這些是他做的,赤葦要吃嗎?」

「不用了,謝謝。」他夾起自己便當裡的菜放了一些到木兔的盒子裡。

「噢噢噢!!好久沒吃到赤葦做的菜了,還是一樣好吃!」木兔笑著,懷念的吃著午餐。

赤葦看著他,想起自己真的很久沒有和他一起吃飯,很久沒和他好好說話了,這段時間一定讓他很難受了。

「這段時間對不起了,那時我還沒想清楚。」他看著木兔說出了道歉的話語。

木兔也看著他,時間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他緩緩開口:

「那你現在有答案了嗎?」

「...嗯。」

「…」

赤葦站起身走到木兔身前後彎下腰,伸出手環住他的肩膀,對他說: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他親了木兔的臉頰後放開環著對方的手,拿起東西開始往樓下跑,假裝沒聽見木兔追上來時的大喊:

「赤葦什麼意思啊我國文不好不要跑啊!!!!!」

最後他還是被木兔抓到了,木兔笑對赤葦說:

「雖然不太懂到底是什麼意思,反正赤葦就是承認喜歡我了吧?」

此刻的赤葦被壓在樓梯間的牆上,紅著臉微微頷首。

「嘿嘿嘿!!我就知道赤葦你喜歡我!!」

「是是,我喜歡你,最喜歡你了。」

「赤葦這麼坦率的話我會想親你的哦,現在,在這裡。」木兔感覺自己的心跳加速,想嚐嚐赤葦嘴唇的柔軟。

「哦?有何不可?」說完他便用手按住木兔的後腦,強迫他低下頭來將唇貼了上去。

木兔驚訝於赤葦的主動,但很快拿回主導權。他的舌探進赤葦嘴裡,木兔感覺到對方的身體抖了一下並伸出手想制止他繼續下去,而他不讓赤葦如願,他加深了這個吻,吮吸著赤葦的唇,按制住他想反抗的手。他們不停吻著,一直到赤葦被親到全身脫力,無力的拍打木兔的肩膀他才停手。

赤葦粗喘著氣,滿臉通紅的看著木兔,而被看著的那人則像一隻吃飽喝足的貓頭鷹般摟著他。

「咳咳...」赤葦在聽到不屬於他們兩的聲音時嚇得趕緊掙脫木兔的懷抱,轉頭看見黑尾摀著眼睛說:「在樓梯間親熱也要注意周圍有沒有人啊....」

黑尾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倒楣了,明明只是來這層樓的教室拿東西怎麼就看到剛剛這令人害羞的場面...好想趕快回家親我家研磨啊!!!!!

「嘿嘿嘿!!羨慕我吧黑尾!孤爪不在學校你想親也親不到哇哈哈哈!!」木兔看著黑尾沉下來的臉色,不禁大聲嘲笑他。

「木兔你這家伙死定了!!不要跑!!」

「等一下等一下!」赤葦在旁邊看著他們兩個追逐,忽然聽到木兔喊了等一下,正想說是怎麼回事就感覺到自己又被吻了。

「嘿嘿嘿充電完畢!」木兔笑著說完又讓黑尾追著自己跑,赤葦覺得自己一定瘋了才會覺得這樣的他很可愛。

「木兔老師我先回去了,等一下記得回天台拿你的午餐。黑尾老師,他就麻煩你了。」

「赤葦我要跟你回去!!」木兔突然停下來害黑尾撞上他的背,他對木兔翻了個白眼,腹誹他是個見色忘友的混蛋。

最後黑尾拿了他的東西往走廊另一端走去,他在赤葦問說為什麼不一起走的時候露出賊賊的笑容道:「誰知道你們等一下會不會又親起來了,我可不想當電燈泡。」

木兔和赤葦在樓梯上一前一後的走著,走在前面的木兔轉頭看著還站在階梯上的戀人,問到:「所以赤葦你剛才說的那句是什麼意思啊,我想知道啦。」

「沒什麼意思。」他走過擋在身前的木兔身邊,繼續往一樓走去。

「诶——赤葦你好小氣!」

「...」

他們走到操場邊坐下,木兔抬頭看著天空:

「太陽好大啊,好熱!」

「不會啊,很耀眼呢。」跟在我眼中的你一樣。

感覺到指尖被碰觸,赤葦發現是木兔的手正溫柔的覆蓋在自己的手上,從原本的輕輕撫摸到後來的十指緊扣。

「學生會看到的喔,木兔老師。」

「看到就看到,我剛好宣示主權。」

赤葦輕笑,將頭靠在木兔肩膀上。

「學生會看到的喔,赤葦老師。」

「看到就看到,我剛好宣示主權。」

木兔不再說話,將腦袋靠在赤葦的頭上,還搖了幾下。

——希望我像星星你像月亮,每個夜晚發出純白皎潔的光亮互相輝映。

tbc.
-------------------------------------------------------------------------
鰻魚時間:

趁現在暑假剛開始還很閒的時候更新一篇!嘛我真的覺得我不會寫虐,所以虐不到一章就結束了(。

這裡要稍微說明一下三班體育股長說的話,可能讓學生介入老師之間的事很奇怪,但在設定裡她是個擅長觀察的女孩,可能就有察覺到兩人之間的情愫,所以會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裡幫助兩人早點修成正果,不過也可以理解成她是以老師友情為出發點,只是赤葦聽出弦外之音,願意面對自己的感情。

赤葦的心情的話我會覺得他原本習慣了的生活被打碎,他想挽回和木兔的感情,進而發現那是自己不熟悉的愛情。大概想寫出這樣的感覺,但可能表達的不是很好qwq

赤葦說的那句「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是出自范成大《車遙遙篇》,只節錄其中兩行文字而已,全文如下:

「車遙遙,馬幢幢。
君遊東山東復東,安得奮飛逐西風。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月暫晦,星常明。
留明待月復,三五共盈盈。」

我自己是覺得如果全詩放上來的話會比較適合讓木兔用來告白,對赤葦來說木兔一直都是閃閃發光的,所以感覺木兔比較符合詩中的星星的角色,於是只節錄了這兩句,我自己覺得這首詩很美,給人一種〝我願意等你〞的很溫暖的感覺。

再來就是這篇可能再一兩章就完結了,可能會寫些兩人交往後的互動,其實自己很感動他就快完結了嗚嗚嗚(淚目

最後就是感謝看到這裡的你了哦♡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