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鰻魚www

已出排球坑,請自行取關謝謝

【兔赤】你教會我愛的意義06

第五章→

「我好像...喜歡上赤葦了。」

黑尾看著有些彆扭的木兔,嘆了口氣:

「我還以為你要跟我講什麼...這種事我早就知道了,超明顯的啊。」

木兔聞言驚訝的抬起頭,露出真的稱得上蠢的表情看向對方,

「真的假的很明顯!?那為什麼赤葦感覺都沒有發現?」

「赤葦在這方面很遲鈍的啊。」他想到大學時他明明受到許多男男女女愛慕,本人卻一點自覺都沒有,不禁搖搖頭。

「那怎麼辦啊他這樣永遠不會知道的啊!!」

「多約他出去吧,你們也沒認識很久,多的是時間嘛。」

黑尾將桌上的筆放進一旁的筆筒,收拾東西放進包裡,開口道:

「不過說真的赤葦整天陪你跑來跑去,機會還算大吧。如果對你一點感覺都沒有會直接回絕的吧。他之前就直接拒絕過一個邀他去看電影的學妹喔。」

「嘿嘿嘿——!我就知道赤葦也很喜歡我!!我想跟赤葦一起去吃飯,黑尾你來嗎?」木兔聽完對方的敘述後信心大增,像孩子一樣開心的揮了揮手。

「不了。」黑尾拿起背包單掛在右肩,「研磨還在家裡等我回去呢。」

說完露出他招牌的挑畔笑臉走出辦公室,「看什麼時候你也能這樣對我說吧,『赤葦在家等我回去』什麼的,哈哈哈哈哈哈!」

意識到自己被挑釁以後木兔漲紅力臉,

「黑尾我一定會把赤葦追到手的你等著看吧!!!!」

「木兔老師叫我有事?」清冷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赤葦剛從會議室回來後就聽見木兔大吼了一串他沒聽清楚的話,裡面似乎又有自己的名字便好奇的問問。

「哇赤葦你怎麼回來了?嚇死我了!」剛喊完那具有極大衝擊性的發言就看見當事人在背後用疑惑的表情看著自己,木兔敢發誓他嚇的心臟差點從喉嚨裡吐出來。

「因為會議結束了。黑尾先走了?」

「嗯,他回家了。」

赤葦鬆了鬆領帶,

「那要去吃飯嗎?我有點餓了。」

「好啊!剛才就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去吃了!」

「哦,這樣啊。」

赤葦勾起一抹不明顯的微笑,「走吧。」

九月的天氣中和了夏天的炎熱和秋天的涼爽,學生們各自帶著不同的心情回到學校。新學期的開始帶給校園一種不同的感覺,暑假時空蕩蕩的走廊被歡樂的笑聲填滿。赤葦走往自己的班級,手上拿著學校要發放的各種資料,

「早啊赤——葦!」熟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他一轉過身便看見木兔笑著走在他旁邊。

「早啊木兔老師。」

「嘿嘿嘿!總覺得好久沒看到你了啊!赤葦是不是變瘦了!」

「不是上禮拜才見過嗎…。其實我胖了兩公斤,所以變瘦什麼的是錯覺哦。」

「什麼!?兩公斤!!」木兔吃驚的大喊,還誇張的比了個二字。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赤葦腹誹,一想到整個暑假自己陪著他吃燒肉的次數都覺得誇張到不行。

「木兔老師我先進教室了,待會請不要再走錯班級了喔。」木兔感覺得到赤葦在最後一句話加重了語氣,等到他都走遠了才想起原來自己在上學期開學時走到四班的教室了。

在他準備走進教室時還特別看了班牌,確定寫著「一年三班」後才放心的走進去——

「喲西!!好久不見啦孩子們!!暑假過的怎麼樣啊?」

屬於他們的校園生活正式開始。

九月二十日是木兔光太郎的生日。赤葦京治和黑尾私下商討怎麼幫他過生日時被三班的學生聽見了。他們索性和學生聯手,討論如何幫他們可愛的老師慶生。在經過許多次討論後,他的生日悄悄到來。

「誒赤葦你要去哪裡?」原本坐在旋轉椅上想著『為什麼都沒有人記得我的生日!』的木兔被常常冷著一張臉的四班導師拉起往三班走去。

「我有事情要找黑尾老師,他現在在你們班上課,我怕自己闖進去會很奇怪。木兔老師會願意陪我去的吧,嗯?」赤葦帶著一半撒嬌一半要脅的語氣看向木兔,而後者已經完全被那他覺得超可愛的語調打敗,笑得憨厚的說「當然、當然…」

在他們走到三班門口時發現裡頭的燈是關著的,兩人都心生疑惑的看向對方。

「咦外堂課嗎?」木兔看了課表,的確是數學課沒錯啊。「也不對啊…」

「要不進去看看吧?」赤葦提議,正準備打開門卻聽見〝碰!〞的一聲巨響,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木兔已經一把把他圈在懷裡自己英勇的打開門——

「砰砰碰碰碰!!」氣球被踩破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木兔被幾雙手臂拉進教室,他感覺到自己身上被抹了很多像泡泡一樣的東西,感覺到噁心的他開始大叫想逃離這個不知道誰在整他的鬼地方,沒想到赤葦關起門打開燈,沖他稚氣的笑了笑,他才發現剛才那些沾滿泡泡的是學生的雙手,他們笑著對他說——

「木兔老師生日快樂!!!!」他們又再次撲上木兔,黑尾在教室後頭笑的肚痛,赤葦只是站在黑尾旁邊,笑著看學生繼續往木兔臉上抹刮鬍泡。最後是赤葦覺得木兔已經被整的夠慘才出面阻止,黑尾繼續笑著帶木兔去洗掉身上的泡泡,其他的人留在教室打掃環境。兩人回來時看見三班的孩子們準備了一個影片。裡面紀錄著從上學期到現在各種大大小小的活動、木兔平時的糗樣和時不時出現的赤葦的照片以及黑尾在別人後面比鬼臉的樣子。作為收尾的則是每個學生對木兔的祝福和恭喜,最後是赤葦帶著有點困擾又像是不好意思的表情抓了抓自己微卷的黑髮看向鏡頭,小聲的說:

「木兔老師生日快樂。」

他們可愛陽光的壽星感動的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黑尾和赤葦拿出準備好的蛋糕,白淨的奶油蛋糕上用秀麗的字體寫了〝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切完蛋糕後木兔坐在講臺上和學生開心的聊著天,雖然黑尾和赤葦都是這個班的教師,但和學生的感情並不像他們和木兔的那麼深厚,所以也只站在教室後頭吃著蛋糕。

赤葦想起自己下一節有七班的課,便走到講臺前對木兔說聲「生日快樂」便走出教室回辦公室備課。

當天放學後木兔找赤葦一起去吃晚餐,而他也爽快的答應了。在吃飯時赤葦提出了為什麼木兔早上會哭成那樣的問題:

「因為很感人啊!學生一個個祝你生日快樂的話赤葦不會很感動嗎!而且最後你也有對我說生日快樂,我真的真的很開心哦。」木兔笑得跟個孩子一樣,喜悅的表情在臉上浮現,赤葦像是被他的快樂感染一般,也笑了起來。

赤葦以為他們的關係可以一直像現在這樣,單純而美好。那些他試圖忽視掉的、在心中悄悄萌發的情感,以及他略有感知的、木兔對他的感情,在一次意外中,那平衡的天平被狠狠的打得粉碎。

十月中旬的日本已經有了涼意,之前穿著短袖衣物出遊的他們也因季節的交替而改穿其他長袖服裝。

今天是赤葦難得主動約木兔去買球鞋。赤葦其實有點選擇障礙,只要是款式和價格都在可接受範圍內的話就會遲遲下不了決定。木兔曾說這大概是所謂的反差萌之類的,而他對此實在無話可說。

他們一人提著一雙鞋子坐在公園的長椅上。赤葦拿起方才買的綠茶往嘴裡灌,突然被嗆到的連咳了好多聲。

「咳、咳咳...咳咳!!」

「赤葦怎麼了嗆到了?」

「咳咳、咳...」他用手摀住嘴巴,咳的漲紅了臉,基於衛生問題而將頭轉到另外一邊,沒想到木兔卻不領情的用大手捧住赤葦的雙頰硬生生把他轉了過來。

「沒事吧赤葦!?」木兔神情緊張的看著他,用右手輕拍他的背部讓他的呼吸能順暢些,眼神流露出無盡的關心和擔憂。

過了一會赤葦的咳嗽減緩了,他不好意思的開口:

「不過就是嗆到而已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

「那是因為你臉整個都紅啦,而且咳超久的看起來都快沒命了!」

「…請不要這樣詛咒我好嗎。」

「呃…咳咳。」

一個不屬於他倆的熟悉聲音在頭頂響起,他們同時懵的轉過頭。

黑尾用略帶尷尬的表情看著他們,一副有話要說說不得的樣子。木兔看了一下兩人的動作。自己方才幫赤葦順氣的手並沒有收回而是搭在他的背上,而赤葦的頭原本低低的,臉上的紅暈尚未完全消退。

完了。木兔想。他甚至了解到為什麼黑尾用那樣的眼神看著他們——他們這樣看起來跟剛接吻完的情侶一樣啊!!!

果不其然,站著的那人開口道:

「你們倆這是...在一起了?」

木兔覺得自己沒臉見赤葦了。原本想好只要先默默暗戀被黑尾這樣一說,就算赤葦再怎麼再怎麼遲鈍也會理解這其中的意義——

他的同事,木兔光太郎,喜歡他,赤葦京治。

這對赤葦來說也是個很大的衝擊。他不知道自己對木兔的感情是不是和他對自己的一樣是愛情,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盡量減少和對方相處的時間,讓自己能有充裕的時間認真思考他們之間的問題。

然而他們偶爾還是會一起吃飯,只是沉默的時間變長了。

他們還是會一起打球,只是和以前那樣出去玩是再也沒有過了。

他們還是會在看見對方時互相打招呼,只是木兔不再像以前那樣黏到赤葦身邊來了。

生活還是這樣過著,只是好像有哪裡不一樣,哪裡不一樣了。這對木兔來說無疑是個沉重的心結,煩亂的思緒讓他感覺快窒息,勒的他不能呼吸。赤葦也一樣,但木兔不想再讓關係繼續惡化,所以沒有再提起這件事情。直到有一天他驚覺他們已經變得太多了,太多事都完全變了調。

在赤葦拿著飯盒準備離開天台時木兔拉住了他:

「赤葦,我有話對你說。」他站起來,走到離對方還有五步距離的時候再度開口。

「呃,我知道我們最近的關係很尷尬。我有想過改變但好像改變不了什麼,所以我要跟你說清楚...一些事情。」

他深深吸了口氣:

「我喜歡你。是想牽你的手、親你的嘴的那種喜歡。我知道你已經知道了可是既然都已經這樣了我還是想自己親口告訴你。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我,也不想催你的答案。不過,如果赤葦確定你一點也沒有喜歡我的話,那你可以直說,我會努力變回你一開始認識的,沒有喜歡你的木兔光太郎。」

木兔說著說著,眼尾泛著水光,但還是堅強的忍住,笑著看向赤葦:

「總之就是這樣啦。」他吸了吸鼻子,「我想你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我...我會等你。等到你給我答覆的那天為止。」

赤葦看著他,他也想用這個機會釐清自己對木兔的感情。他感謝著他的理解和體諒,輕聲說:

「謝謝。」

tbc.
------------------------------------------------------
鰻魚的碎碎唸:

其實打完這篇我第一個反應是——

再幾天就要期末考了你現在在幹嘛阿啊啊啊啊啊啊啊!不過打完都打完了,就面對現實吧這樣。

裡面講到的學生幫木兔慶生的活動是鰻魚國中時全班一起合辦的活動哦,只是沒有抹刮鬍泡啦www。那時候真的是大家合拍影片給老師,那時候老師沒哭反而是我在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嗯再來就是文中的木兔啦!我覺得吧,木兔雖然平常看起來呆呆的很可愛,但其實漫畫中赤葦說過他其實很可靠,所以我想他一定是有足夠成熟的地方才能讓赤葦這麼說吧。文中的木兔可能是因為有交過女友吧,自然會比較成熟一些。會以一個像是前輩的感覺讓赤葦有多一點時間可以考慮的那種感覺。

赤葦的話,因為沒有談過戀愛所以對這方面很遲鈍可能是難免的吧。我有個朋友也是沒談過戀愛然後被他們副班長告白,不過他說感覺有喜歡那個男生所以就在一起了。不過赤葦比較理性吧,因為不想給對方一個曖昧不明的答案,所以會用很多時間來思考這樣。

那麼各位我們暑假再見啦!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啊♡

评论(4)

热度(29)